欢迎光临清风永寿网! 今天是:
家规家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家规家训
家风故事——讲述家风故事 传承父辈遗风
发布时间:2017-9-7  浏览次数:1009 次  来源:县国土局  作者:吴克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十年前,父亲走完了他七十九年的风雨历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非常缅怀他。他出生在河南许昌一个旧式传统的地主家庭,十多岁时,叛离家庭,选择革命道路。上军校,踏征程,从此天涯军旅。

 当我想起我的父亲,眼里总是含着泪花,当站在父亲的遗像前,他深睿的目光,好似在审视着我。在开展“传家训立家规正家风”主题活动之际,我想写一写我的父亲,他的经历、他的品质和他的精神构成了我们兄弟姐妹永远传承的家风故事。

 父亲所在的部队,就是解放战争中英勇善战、纵横千里、威震敌胆,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的“四野”部队之一部。解放后,他本来已转业在富庶的珠江三角洲地区(广州市或现在的中山市),当他刚刚脱下军装,身上的硝烟还未散尽,就自愿响应号召,怀揣着革命理想,毅然来到当时还很贫脊的大西北,满怀激情的投身于大西北建设。他应该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一条充满荆棘而艰辛的人生道路。一个人的作用固然微不足道,但他明白一个人的奉献是高于一切的。他这是要把生命自愿呈现给当时自然条件还很艰苦的大西北,再一次去实现做为一名军人的人生价值啊!但命运却捉弄了他。在那十年浩劫,黑白颠倒的年月里,由于出身的标签和他耿直的秉性,除了给他自己、给母亲、给哥哥们带来更多的磨难外,没有带来什么荣耀,但他却给我们兄弟姐妹留下了一份丰厚的精神遗产,至今在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我们继承的这份遗产,就是真诚、无私、正直、善良……

 年轻时,父亲满怀理想,戎马半生,渡长江,追残敌,平匪患……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在我的眼里,他的前半生是充满传奇色彩的理想人生。而他的后半生,正值十年浩劫,一切唯成分论,由于他不屈的性格,使他生活在诸多的精神压力之下,备受煎熬,但他却从来都没有向邪恶与苦难低头,始终保持着一个军人的风骨和做人的原则。

 父亲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有着极强的意志力,在当年险恶的政治坏境和艰苦的岁月里,任何力量都改变不了他的信仰,他始终坚信邪不压正。文革中,父亲和大哥在陕西,大哥投身于当时的学生运动中,父亲整日提心吊胆。父亲也被说成是“有右派言论的当权派”被批斗,但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一句软话。母亲当时在河南教书,带着年纪尚小的三个哥哥和姐姐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外公在河南已被打成右派,母亲为此也受到牵连,并遭人诬陷,曾做为陪斗的对象。当时,母亲怀着我,行动不便,十二岁的二哥就常替母亲参加繁重的生产劳动,由于家庭成分的问题,也常受到无端的欺辱,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深感世间冷暖。父亲知道母亲的境遇后,写信叮嘱母亲要坚强,信中说:“这种局面不会长久的,要坚信历史是公正的”。信仰坚定者,宁可舍其身,不可夺其志。信念的力量就像轨道的延伸一样坚定。他是强者。

 父亲是一个刚毅的、有着坚定立场的人。他具有很强的洞察力,在那个是非混淆的时代,他常能准确辨别真伪并坚持真理,在险像环生的政治运动中,父亲不是随波逐流,不是曲于奉迎,而是以坚决的态度并以行动表明,他不参加批孔、批邓运动……,洗去历史的尘埃,父亲的许多坚持都被岁月所证明。如果时光倒流,让我生活在那样的一个时代里,我没有父亲那样的远见,重压之下,也远比不上父亲的刚毅,他是智者。

 父亲是一个正直和善良的人。我分明感受到,在他的精神气质中有一种侠骨柔肠的人生意味。他爱憎分明,一生都同情弱者、帮助和保护弱者,而不顾自己的安危。在母亲的追忆中使我知道,坚强的父亲曾为别人的遭遇而流过泪,也曾冒着被牵连的风险为落难者伸出过援助之手。当时,他其实就是一个被打击的人,又何尝不是一个弱者呢?文革中,正是由于父亲的正派和侠义,危难时得到了当地学校师生的声援和当地群众的保护,父亲的人格普遍赢得了人们的尊重,我为能有这样一位父亲而感到骄傲。文革后期,母亲曾经在河南教书时的一位同事,被迫与她曾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过下级军官的丈夫离婚,生活无望时,她拖着极度虚弱的病体,带着三个还未成年的女儿,从河南千里迢迢来陕西投奔母亲。想着父亲为了让我们兄弟六人填饱饥饿的肚子,每天喝酒精充饥而造成全身浮肿,还要接济远在河南的外公外婆,生活上捉襟见肘,政治上不能自保。母亲左右为难,同父亲商量后,父亲也很同情她们的遭遇,他无私的收留了她们母女渡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他是仁者。

 父亲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很有思想和远见的人。听母亲讲,父亲曾有好多记录本,记录着自己的观点,抒发着心中的情怀,很有见解,只可惜在文革中怕被当作证据,又被父亲付之一炬。这是父亲精神年华的记录,在烧掉这些本子的时候,他的内心一定是悲哀的。父亲的本子烧掉了,但坚持真理的思想是永远烧不掉的。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心中的精神构建是永远坍塌不了的,而且随着时间的磨砺,愈久愈会显出精神的强健。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姐姐在整理箱柜时,无意中发现,在这个箱柜里,幸存着父亲当年的一个已经颜色发黄的本子,在这个厚厚的本子上记录着他的思想和感情,句子像诗词、像散文一样的优美,思想的深处透出一种坚定和睿智,不知这个本子今在何处?

 父亲是一位乐观向上的人。他的身上又好像散发着一种情愫,革命理想情怀与时代人文气息交相辉映。我在想,那个时代应该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时代,勇敢、坚强、无私,是革命军人共同的品质;理想、品味、情操,也同样是那个时代革命军队中知识青年的精神追求。父亲喜爱音乐,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啊!记得我小的时候还看到过一套精美的广东音乐词曲集,里面有“彩云追月、雨打芭蕉、平湖秋月、步步高”等岭南名曲,听大哥说父亲曾有一把扬琴,这些都是父亲当年在广州(或惠州)买的。多年来,父亲保留着这套音乐词曲集。(他随“四野”大军挥师南下,广州解放前后,部队曾先后在韶关、惠州、广州、深圳等地驻扎过一段时间,也许就是在这段时光里,使他对广东音乐情有独钟。)我猜想,父亲的心中其实保存的是对战火青春的怀念、是对一个时代的记忆、是对激情般岁月的眷恋。听说这套词曲集后来在他年老体弱多病的时候送给了县剧团的一位友人。

 父亲是一个有精神追求的人。他看似严肃,但在他的精神深处,好像埋藏着一种浪漫主义诗人的理想情怀。他原先的名字叫“秀隽”(也许是“秀君”或“秀军”),当时,父亲所在的部队在广东蛇口驻扎,这时,新中国已经成立,于是改名叫“兰新”,这是多么赋有新意和时代感的名字啊!品味着这两个名字,前者具有旧时代的人文色彩,后者却散发着当时的人文气息,这两个名字和年青时候的父亲是一样的俊朗。我常想,他或许是想用改名字的方式,以此对旧时代的一种辞别,以迎接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吧。

 音乐、体育、历史、国际政治……父亲多么有才情啊!但受政治、出身、贫困等诸多方面的压力和渡江战役时留下的病根,使他的身体和才华过早的受到重创。直到现在,我才切身体会到当年父亲承载的精神压力和生活担子是多么的沉重啊!

 父亲是一个有着双重性格的人。传统而开放,理想而务实,固执而不偏激,倔强而不任性,坚持原则而又善于变通,心如坚石却又感情丰富,心地善良又嫉恶如仇,心硬能放得下一些东西而又有多愁善感的一面。

 十年过去了,我忘不了父亲那紧闭双眼的遗容,竟一扫晚年时的疲惫、衰老之态,他高大笔直的身躯,身著长衫,面色安祥,从容的、潇洒的、静静的、稳稳的躺在床上,似刚刚睡着。那一刻,我觉得父亲没有离去,只是累了、睡着了。我久久的端详着父亲,生怕惊醒了他。是啊,父亲一生颠簸流离,是该好好的休息一下啊,不知睡醒后是否像他年青的时候一样,又要迈着矫健的步伐踏上新的征途吗?是否又要风尘仆仆寻找昔日的战友吗?是否还要来到奶娘的身边,诉说半个多世纪的离别之情吗?又是否要回到父母的身边忏悔您的倔强吗?

 父亲的背影离我们渐走渐远,而父亲的灵魂却离我们越来越近。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和责任心的不断加强,我更加以仰视的目光来遥望父亲。父亲虽已离世,但他的精神就象是一条永不枯竭的河流,流淌在我们兄弟姐妹的心间,节节浸染着我们的心灵,直到代代传承。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家风是什么?
[下一篇]:学习心得——从一句传世名言中得到的感悟